文化 Culture

【技術哲學】一種不斷遞迴的思想:許煜讀書會暨工作坊評述

政大華人文化主體性研究中心,於2020年8月至2021年6月之間,籌辦了閱讀香港學者許煜著作的一系列讀書會,並於2021年9月4日舉行了與許煜本人對話的線上工作坊。許煜出生香港,遊學歐陸,是去年剛過世的法國技術哲學大師斯蒂格勒的得意門生,他近年來出版的多本技術哲學論著引發了不少迴響,已成為備受矚目的哲學新星。

閱讀更多 »
專訪 Interview

【專訪潘怡帆】從一次有關虛擬虛構的對話而來:透過文學思考台灣(下)

重點可能不是把台灣文學當做一個範疇論底下的學門來思考,而是去思考文學到底在台灣長成甚麼樣子、長出了甚麼專屬於台灣的特質或在地性。範疇論的思考比較像定義,我先去決定台灣是甚麼,再拿這個框架套在合適的作品;後者則是我們先看作品,等待作品告訴我們台灣可以是甚麼,因此這不是一種決定論而是一種潛在論。

閱讀更多 »
專訪 Interview

【專訪潘怡帆】從一次有關虛擬虛構的對話而來:跨越真實與虛構的書寫(中)

並非一切書寫皆虛構,但是虛構無所不在,這是為什麼人有可以說謊、說故事跟被誤會的可能性。名實相符的書寫是不可能的。這也是我在〈見證,或文學的任務〉討論的問題,書寫最終驗證的是名實相符的不可能性,這一點也可以讓我們回頭來問:語言跟思考到底是甚麼關係?

閱讀更多 »
專訪 Interview

【專訪潘怡帆】從一次有關虛擬虛構的對話而來:語言與思想的關係(上)

但我們似乎從來沒想過,用來表達思想的書寫或語言跟我們的關係是甚麼。過去我們把書寫跟語言當作是表達的工作,但我們否曾經檢驗過這個工具本身的特質是甚麼?是不是有想過「書寫是甚麼」的問題?假設我們從來沒有考慮過這一點,如何敢放心的把自己的思考交付給一個我們甚至不知道它是甚麼、也不知道能做甚麼的東西?

閱讀更多 »
專訪 Interview

【跨文化訪談】宋灝:藝術將我推到跨不過的他異性前,完全沒辦法以概念講清楚的情況(下)

藝術讓我不斷重新被推到一個跨越不過的他異性面前,一個完全沒辦法以概念講清楚的情況。並不是非理性或者模糊,反而是一個確定的非確定性,因為藝術作品是確定的,是完全畫完的一幅畫,只是我再怎麼說,我都永遠不會把它說完。這個動態是吸引我的,我覺得在這裡,我的思想、我的思考才會動起來。

閱讀更多 »
專訪 Interview

【跨文化訪談】宋灝:一旦我寫中文,我必須歸屬華語脈絡(中)

我們不能忽略這個,所以也許說台灣或中國可以給我們什麼,倒不如說它可以讓我們體驗到我們自己的處境,我們自己的構成因素多麼地複雜。我覺得甚至中國人或者台灣人,一旦他們以華語發表、書寫,他們應該更深入思考的就是這個處境的問題,要思考他們的語境是被哪些因素所組成的。

閱讀更多 »
專訪 Interview

【跨文化訪談】宋灝:在個別文化脈絡內尋找「跨」的潛能(上)

宋灝教授在台任教已逾十年,他去年出版的新書《漢學與跨文化思維》,總結多年來對跨文化議題的思考。藉此訪問宋老師,請他分享從歐洲到台灣的獨特跨文化經驗與思考。在訪問中首先可以看到,宋老師對於歐洲漢學提出了犀利的批評,這無疑密切關聯著他的跨文化思考,而對於圍繞跨文化的各種關鍵主題,比如跨文化、華語思維、臺灣、藝術之間的關係。

閱讀更多 »
專訪 Interview

【跨文化訪談】何重誼:「去中國化」不是威脅,而是拉開距離思考中國文化的可能性條件(下)

今天大部分中國人似乎接受了「德國」式的民族概念,也就是民族性是由文化與語言的共同性決定;而今天許多台灣人的想法則更接近「法國」式的民族概念,也就是以政治意向性來界定民族性。由此,我們能夠理解到,如果思考乃是對抗自身的思考,那麼「去中國化」就不是一種威脅,而是拉開一段距離來思考中國文化的可能性條件。

閱讀更多 »
專訪 Interview

【跨文化訪談】
何重誼:批判文化本質主義的比較哲學,發展「少數」哲學的跨文化潛力(上)

在台灣從事研究多年的何重誼,於最近出版的法文新書總結了他的跨文化哲學研究成果,特別強調批判性工作,挑戰東西數百年交流傳統中的僵化性偏見。在訪談中我們詢問他如何界定「跨文化哲學」,並請他回答在當今台灣別具有意義的問題:跨文化哲學與傳統比較哲學哪裡不同?怎麼以非本質主義的方式重新思考文化差異?台灣的角度可以提供什麼啟發性?

閱讀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