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Interview

【跨文化訪談】宋灝:藝術將我推到跨越不過的他異性面前,一個完全沒辦法以概念講清楚的情況(下)

但是藝術讓我一直不斷的重新被推到一個界線、到一個跨越不過的他異性面前,我接觸到的是陌異性或是陌異狀態,一個完全沒辦法以概念講清楚的情況。並不是非理性或者模糊這個意思,反而是一個確定的非確定性,因為藝術作品是確定的,是完全畫完的一幅畫,只是我再怎麼說,我都永遠不會把它說完。這個動態是吸引我的,我覺得在這裡,我的思想、我的思考才會動起來,從分配角色、分配標籤,轉到或是在辯證法下,或是在另一種思考模式下一直在動,一直在延異,就是德希達說的那個「延異」(différance),對我來說這個是在藝術領域上我可以最容易取得的經驗。

閱讀更多 »
專訪 Interview

【跨文化訪談】宋灝:一旦我寫中文,我必須歸屬華語脈絡(中)

我們不能忽略這個,所以也許說台灣或中國可以給我們什麼,倒不如說它可以讓我們體驗到我們自己的處境,我們自己的構成因素多麼地複雜。我覺得甚至中國人或者台灣人,一旦他們以華語發表、書寫,他們應該更深入思考的就是這個處境的問題,要思考他們的語境是被哪些因素所組成的。

閱讀更多 »
專訪 Interview

【跨文化訪談】宋灝:在個別文化脈絡內尋找「跨」的潛能(上)

宋灝教授在台任教已逾十年,他去年出版的新書《漢學與跨文化思維》(臺北:聯經出版社,2020年),總結了多年來對跨文化議題的思考。我們藉此對宋老師進行訪問,請他分享從歐洲到台灣的獨特跨文化經驗與思考。在訪問中首先可以看到,宋老師對於歐洲漢學提出了犀利的批評,這無疑密切關聯著他的跨文化思考,而對於圍繞跨文化的各種關鍵主題,比如跨文化與華語思維、臺灣、藝術之間的關係,他都提出了極為清晰的看法。

閱讀更多 »
文化 Culture

【重思儒家與新文化運動】自由主義與社會主義之外的另一種敘事(下)

2021年1月23日,國立清華大學哲學研究所及人社中心主辦了「重思儒家與新文化運動」工作坊。該工作坊分為三個場次,上午的場次由紫藤廬創辦人周渝先生主講「周德偉的選擇」,而下午的兩個場次則由清大哲學所的楊儒賓教授主講「第一種新文化運動」及「1949的兩場歷史巨變」這兩個題目。總體而言,該工作坊的重要源起點乃是楊儒賓在主流觀點之外另闢蹊徑,開啟了另一種新文化運動的歷史線索,同時也重構出一種頗為特殊的有關兩岸關係的敘事。

閱讀更多 »
文化 Culture

【重思儒家與新文化運動】自由主義與社會主義之外的另一種敘事(上)

2021年1月23日,國立清華大學哲學研究所及人社中心主辦(政大華人文化主體性研究中心協辦)「重思儒家與新文化運動」工作坊。該工作坊分為三個場次,上午的場次由紫藤廬創辦人周渝先生主講「周德偉的選擇」,而下午的兩個場次則由清大哲學所的楊儒賓教授主講「第一種新文化運動」及「1949的兩場歷史巨變」這兩個題目。每一場次都在主講人演講之後,安排兩位與談人進行回應,之後再開放為現場的自由討論。總體而言,該工作坊的重要源起點乃是楊儒賓在主流觀點之外另闢蹊徑,開啟了另一種新文化運動的歷史線索,同時也重構出一種頗為特殊的有關兩岸關係的敘事;而上午場次圍繞周德偉思想的討論則為這一線索,提供了前導與範例。

閱讀更多 »
專訪 Interview

【專訪楊儒賓(四)】儒學民主化在台灣:氣韻背後的政治共感

2015年楊儒賓出版了《1949禮讚》,從歷史事實的角度,說明1949年開始,中國渡台學者對於台灣民主化的貢獻。這當中「在台新儒家」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楊儒賓稱之為「具有抗議的民主性格」、具有「頑強的草根性」又有「很大的開放性」 。新儒家於上個世紀在台灣時,左批共產黨專制極權,右批國民黨黨國專政,提倡儒學「民主開出論」。[1] 2018年政大華人文化主體性研究中心邀請楊儒賓教授進行「儒家與當代中國」系列演講時,他說:「對於新儒家來說,1996年中華民國實現總統普選,就是他們的一個理想實踐。」從今日台灣的民主進行回顧,筆者認為,台灣極具相互批判又強調多元包容的民主社會,實在是像極了楊儒賓筆下所描述的新儒家性格。

閱讀更多 »
專訪 Interview

【專訪楊儒賓(三)】「中華民國」作為一種批判性的理念

伴隨著2019年香港「反送中」事件,以及今年上半年的covid-19肺炎疫情,台灣本土興起了強烈的「反中」意識,在此氛圍下,「儒家與當代中國」這樣的主題自然無法自限於狹義的學術性討論,而是更有著介入公共論述的關懷。實際上,早在2015年,台灣甫經太陽花學運洗禮的隔年,楊儒賓就以逆反潮流的姿態,從學術界「突圍」,推出了書名引發討論的新書《1949禮讚》——太陽花學運後台灣的本土意識高漲,而國民黨政府遷台的1949年,在許多人眼中正代表著台灣主體性遭受戕害的歷史原罪。對於這個充滿屠殺與恐怖記憶的1949,楊儒賓為何竟提出了「禮讚」的呼籲呢?

閱讀更多 »
專訪 Interview

【專訪楊儒賓(二)】「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實踐 :在文化與政治之間

楊儒賓對「中華民國」的詮釋是順著中國現代性而來,其中新儒學的影響不可謂不大,但回顧這段思想之路,他卻坦承,雖然從中學時期受到新儒家的影響,包括心性論、社會哲學,提供不同於以往的一套價值理念,構成其生命的基調,後來與台灣社會的發展產生互動,開始對政治的關懷,便開始思考如何處理政治的問題。大學時代是黨外雜誌的時代,當時去中國化、反中國化的呼聲很高,最喜歡的一套思想與政治關懷之間內部的矛盾性,這個問題該如何解決?對楊儒賓而言,這個過程是緩慢發生的。

閱讀更多 »
專訪 Interview

【專訪楊儒賓(一)】「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實踐:在過去與未來之間

2019年10月初的一個午後,我們與楊儒賓老師約在清華大學,為楊老師的出版計劃進行採訪,該出版計畫將包含兩冊,內容包括:晚明與現代性、中華民國、辛亥革命、五四運動、1949、台灣的民主工程與儒家的關係。第一冊為《晚明與現代性》(暫訂),由政治大學華人文化主體性研究中心策劃,預計由政大出版社出版(註)。
訪談一開始,即圍繞著《1949禮讚》這本自2015年出版以來即引起高度討論的著作,該書引發對台灣歷史的不同理解,依照楊儒賓老師的詮釋,台灣現代性是中國現代性的延伸,1949年渡海來台是關鍵性的歷史事件,它使「中華民國」的理念在台灣得到實踐,而「中華民國」作為理念,是回應宋明以降所提出有關中國現代性的問題。在如今台灣的政治氛圍中,此一論述著實膽大。但深入訪談之後,我們發現,歷史事實的梳理、從文化的觀點來談政治、動態的文化辯證,乃至於今日台灣社會談民主政治的基礎在哪裡?其人觀或人文觀為何?或許正是楊儒賓老師「雖千萬人吾往矣」的關切所在。

閱讀更多 »
文化 Culture

《拚教養》:在全球化的不確定性中尋求相互理解

教養為何難?台灣父母如何因應親職焦慮,形塑不同的教養策略?台大社會學系特聘教授藍佩嘉的田野研究專書《拚教養:全球化、親職焦慮與不平等童年》,訪談近六十個勞工和中產階級家庭,並到教學現場進行觀察,分析幾種主要的教養模式,探討當代父母之所以焦慮的根源和因應策略。而本篇書摘節錄此書「結論」的最後,提到在這個變化快速、充滿不確定性的當代,許多父母和子女可能都滿懷焦慮掙扎,而雙方能如何調整看待彼此的視角和互動方式,以避免讓愛成為控制與傷害,也尋求互相理解的可能。

閱讀更多 »
專訪 Interview

On Transcultural Philosophy: Interview with Jean-Yves Heurtebise

In his recent book Orientalisme, occidentalisme et universalisme (Paris: MA Éditions-ESKA, 2020), Jean-Yves Heurtebise, who has worked and teached in Taiwan for many years, summarizes the results of his own research on the topic of transcultural philosophy. His understanding of transculturality underlines the need for critical work, in order to challenge many of the prejudices which have become a solid part of several hundreds years of East and West exchanges.

In this interview, we want to ask Heurtebise to define “transcultural philosophy” and answer a series of questions that are particularly relevant to today’s Taiwan: What are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transcultural and comparative philosophy? How can we reconsider the importance of cultural difference from a non-essentialist perspective? And what is the role that a Taiwanese perspective can play in the context of the ongoing philosophical encounter between the East and the West?

閱讀更多 »